冯海龙

联系我们

姓名:冯海龙
手机:13925036066
邮箱:13925036066@139.com
证号:14401200610631283
律所: 北京德恒(广州)律师事务所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阅江西路370号广报中心北塔17层

首页: 律师文集 > 债权债务> 正文

债权债务

新疆军区石河子基地诉崔爱莲买奶牛欠款纠纷案

来源:广州经济纠纷律师   网址:http://www.gzlawzwjf.com/   时间:2017/1/26 11:06:40

新疆军区石河子基地诉崔爱莲买奶牛欠款纠纷案 案情 原告: 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石河子基地(简称石河子基地)。 法定代表人: 刘观吉,基地主任。 被告: 崔爱莲,女29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石河子总场一分场八连农工。 被告: 陈荣礼,男34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石河子总场一分场八连农工(被告崔爱莲之夫)。 原告于1990年5月向石河子市人民法院起诉称: 1988年9月30日,我单位为被告从内地代购黑白花牛一头(带一头小公牛犊),定价为3800元,被告将牛牵回饲养,至今未付款,我方多次向被告索款未果。现我方愿意让步,只要求被告付原定的牛价款的一半,即1900元。被告答辩称: 原告委托我连兽医邓炳壮去内地购买奶牛,因邓在我连当过兽医,大家对他较为信任,加之他又在我连大肆宣传,说牛是黑白花高产奶牛,每天产奶在20公斤以上。为发展家庭副业,我们牵回一头奶牛饲养,发现该奶牛质量太差,产的奶还不够牛犊吃,当日我们就找邓炳壮要求退牛,邓坚持不退。之后,原告多次向我们索要牛款,我们拒付,并要求退牛。原告的宣传与事实有很大差距,欺骗了我们,现我们仍要求退牛,并要求原告付二年饲养费(包括饲料费和人工费)。 审判 石河子市人民法院查明: 1986年9月,原告石河子基地聘用石河子总场八连兽医邓炳壮到基地奶牛场担任兽医。1988年8月,石河子基地准备从福建购进一批黑白花奶牛,指派邓炳壮前去购买。行前,邓在八连称: 此次从福建引进的是黑白花高产奶牛,每日产奶在20公斤左右。八连不少农户积极筹集资金,委托邓从福建代购奶牛。被告也口头委托邓代购奶牛,但未预付钱款。同年10月1日,原告从福建购买的一批奶牛运回单位后,被告牵回一头黑白花牛(带一头牛犊),定价3800元。被告牵回牛后,发现该牛并非原告当初宣传的那样好,产奶量不高,即向邓炳壮提出要求退牛;邓不同意,被告则拒绝给付牛款。以后,原告又多次向被告索要牛款,被告口头表示要求退牛,但实际从未找有关部门解决此事。因此,该牛一直在被告处饲养。 石河子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原、被告之间发生的是买卖关系。被告从原告处牵回牛,该牛的所有权即转移给被告,从而原、被告之间形成了债权债务关系,被告理应给付牛款。鉴于目前奶牛的价格呈下降趋势,原告愿意降低价格,仅要求被告付款1900元,本院无异议。被告要求退牛,其理由不充分,因原、被告之间所形成的买卖关系是当面成交,未附加任何条件,虽然原告方兽医邓炳壮的宣传有误,但并非是原、被告买卖合同诺成的条件,故被告的辩解不能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八十四条、 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于1990年12月11日判决: 被告崔爱莲、陈荣礼向原告给付购牛款1900元。 崔爱莲对判决不服,以原审答辩理由,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石河子基地认为原判正确,请求维持。 二审法院查明新的事实有: 1.邓炳壮到福建后,给八连领导来电报和信函,称牛的质量好,全是高产黑白花奶牛,并随信寄回牛的彩色照片,让大家传看。2.从福建购买的45头奶牛运回石河子基地并作价后,邓炳壮在购牛登记人的会议上宣称: 牛是黑白花高产奶牛,日产奶20公斤,现抓阄牵牛,如对抓到的牛不中意,可以退换。3.被告抓到一头牛(带一头在运输途中产下的公牛犊),牵回家后即发现该牛的产奶量仅够该牛产的牛犊吃,并非原告所述的高产奶牛,第二天即找邓要求退牛。邓称该牛产奶量低是长途运输所致,让其饲养几天再说。此后,该牛产奶量一直很低,被告多次要求退牛,均被拒绝。 二审法院认为: 邓炳壮一再宣称其购进的全是黑白花高产奶牛,掩盖真实情况,实属欺诈行为。崔爱莲正是在邓欺诈的情况下购买石河子基地奶牛的。此外,石河子基地贩卖奶牛,违反国家有关法规,属于非法经营。故双方间发生的上述买卖行为无效。上诉人虽多次口头表示要将牛退还对方,但未有实际行为,亦有过错,由此而造成的损失应自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五十八条第(三)、(五)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项的规定,于1991年6月7日判决: 一、撤销原审判决;二、确认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奶牛买卖行为无效。崔爱莲将奶牛连同小牛共两头返还给石河子基地。双方的经济损失由各自承担。 评析 本案一审法院认定原、被告之间的买卖关系成立,并按买卖行为有效来处理,是不正确的;二审法院予以撤销是正确的。但是,二审判决所持的理由尚可研究。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认定本案当事人各自行为的性质。 首先,本案原告的行为难以认定为欺诈行为。从一、二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来看,其一,原告代理人邓炳壮于去外地购牛前,在被告所在单位职工面前所说购进的是日产奶在20公斤左右的高产奶牛一事,是自己编造,或故意隐瞒外地销售者所提供的真实情况,还是如实反映外地销售者所提供的信息?这个事实是不清楚的。其二,日产奶在20公斤左右的高产奶牛这个条件,不是对被告个人所宣布,而是对被告所在单位广大职工所宣布,其他职工所得到的奶牛是否符合这个条件,这个事实在案情中没有交待。那么,由被告抓阄抓中的奶牛不符合条件,就可能是偶然性的问题;况且,这些牛是经过长途运输,被告抓中的牛又是在长途运输中产仔,难免出现不符合条件的问题。因此,在大家按照同一条件从原告处购牛的情况下,不能因个别人购到的是不符合条件的牛,就认为原告一方的行为具有欺诈性。其三,原告代理人在购牛登记人会议上明确宣布过,如对抓到的牛不中意,可以退换。这就使购牛人能通过自己的实际检验来购到满意的牛,从而使欺诈失去了产生欺诈后果的可能,这是和欺诈人的主观愿望相悖的。根据上述道理,本案原告的行为不能认定为欺诈行为。 第二,本案原告的行为难以认定为非法经营行为。这是因为,原告购牛转卖于下属单位的职工,一是为了职工发展家庭副业;二是从本案涉及到的具体情况看,原告去外地购牛利用了职工的集资。如果不是为了营利,事实上也没有营利,就不具有进行奶牛经营的性质。 因此,本案二审以原告人的行为属欺诈行为和非法经营性质为理由,认定双方买卖行为无效,在定性上是不准确的。正确在定性应该是原、被告之间的买卖关系未成立。理由如下: 其一,原告代理人所宣称的“日产奶在20公斤左右”,是本案买卖双方所认可的质量标准,卖方出售的奶牛不符合该质量标准,买方有权不予购买,从而在双方之间未成立买卖关系。其二,按照原告代理人宣布的“如对抓到的牛不中意,可以退换”的条件,本案所涉及的买卖关系是附条件的,即以买方对抓阄抓到的牛。经过实际检验,以其是否中意来决定双方买卖关系是否成立。本案被告按照质量标准,经过实际检验,确认不符合质量标准,要求将抓阄抓中的牛退回原告,就是其不和原告成立买卖关系的意思表示。也就是说,本案买卖关系所附条件不成就,当然买卖关系不成立。其三,事实上,被告虽然有购牛的意思表示,但没有预付款,在抓到牛后也未付款,而是按照原告所宣布的条件予以实际检验后,才来决定自己是否购买该牛。在这种有条件的买卖关系中,买方依条件决定不购买,又不付款,只能说买卖关系未成立。 基于上述分析,原告在买卖关系不成立的情况下,拒不同意被告退回奶牛,反而向被告索要牛款,是没有道理的。被告在原告拒不接受退回奶牛的情况下,对归原告所有的奶牛予以饲养,其性质实属无因管理。因此,就原告来说,不存在经济损失的问题。被告现在仍然坚持退回奶牛给原告,并要求原告补偿两年来饲养该牛所支出的费用,是合理的。

电话联系

  • 13925036066

扫扫有惊喜

微信扫一扫!